从南蛮到帝都,从p大到t大,爱过很多人,爬过无数墙,土村坚守,全职坑中

【乐新乐】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 fin

*前文补完,一起放上来可以显得长一点

*张太太和张太太们都很有爱,祝安利大麦=v=

*一个冷cp就可以打上这么多tag藕叶~


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

1.你好新室友

依然燥热的八月末,张佳乐百无聊赖地在床上翻滚,据说今天新的室友就要搬进来了啊。

算不上人肉高手,不过他还是把新室友的各种信息挖了一遍。工科生,小他两届,学环境工程的,学霸一个,年年国奖什么的他才不羡慕呢,每张照片看上去都很严肃,长得倒是清秀,不过这样的人大概不好相处吧,张佳乐为自己最后一年宿舍生活点了根蜡烛。

咚咚咚,温和的敲门声也很有节奏,张佳乐赶忙从床上跳下来开了门。果然门外那个拖着行李箱的男孩就是他的新室友。

“你好,我是张新杰。”

他站在那里,是孑然独立的样子。张佳乐有些愣神,反应了一会才想起要招呼人,“快进来,有什么要帮忙的跟我说哈。”

 

进门前张新杰对迎接他的新室友也没有多大的期待,毕竟艺术学院对于他只是个传说中的存在。至少开门后看到的不是一个杀马特他就觉得很欣慰,那个大他两届的室友叫人意外的天真,活泼的笑脸怎么都不会叫人生厌。

谢过好意,张新杰依然对着脏乱差的环境皱了皱眉。张佳乐挠挠头,手忙脚乱地和张新杰一块收拾起来。

 

2.所谓的孤独

两个人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交集。研一的张新杰课业负担比较重,每天都无比规律地穿梭在教室、宿舍、实验室的三点一线,清晨和傍晚会在宿舍楼下的操场跑步。研三的张佳乐则用各种特别的技巧寻找他的灵感,通常是嘻嘻哈哈地四处鬼混,偶尔也蹲在座椅上扮扮忧郁。一个是规律作息的典型代表,一个则是一如既往的天马行空。

自律归自律,张新杰却有着难得的好脾气。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别人夜夜笙歌与他无关。当他听到张佳乐抱着吉他胡乱创作时,他也仅仅是戴上了隔音效果足够好的耳机,继续看着书,世界依然宁静。

知道了张新杰每晚十一点睡觉的习惯,张佳乐也很自觉地准点关灯,哪怕他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起初张佳乐也会叫上张新杰一块吃饭,可是无论他如何寻找话题,回答他的也只有沉默不语。“抱歉,我不喜欢在吃饭的时候交谈。”久而久之,张佳乐也就放弃了这样的努力。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这么不温不火着。

 

一边是张佳乐兴奋的视屏聊天,一边是张新杰看着精装的《天文观测手册》,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意味,两个人都还怡然自得。

“我想所谓孤独,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他的情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个频率”——理查德·耶茨《十一种孤独》

这是张新杰在笔记本里的记录。

 

3.晚归的留灯

西门外的鸡翅滚着浓烟,五道口的酒吧一夜尽欢。有时候张佳乐会扛着摄像机记录午夜之后的生活,凌晨在大街上晃荡,听着工地里机器的轰鸣,有时候他就是镜头下的主角,一把吉他一杯酒,龙舌兰混着柠檬汁,燃烧着永不熄灭的青春。孙哲平还没有离开的时候,繁花血景的组合喧嚣一时,百花落尽后的坚持与等待依然是他的艺术人生。有时候张佳乐也会想起他的新室友,想起那双永远波澜不惊的眼睛。

 

午夜的活动张新杰几乎是不参与的,早睡早起,上课实验,定点吃饭,坚持锻炼。不过每次等着取样的时候,也得要改改自己的时间表,那个时候他会在实验室里待上一整夜,定上几个闹钟提醒自己。静静坐在实验台旁,看看书,听听音乐,偶尔小憩,有时候一张属于张佳乐的夸张笑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为什么这个人每天都能这么没心没肺。那时张新杰还不知道他的世界已经悄然脱轨。

 

张新杰在睡觉前会检查好门窗,拉上窗帘,塞入耳塞,以保证一个良好的睡眠质量。有时候看到对床依然空空如也,他也会想着那个家伙今天还回不回来,微微犹豫,还是留下了一盏台灯。

 

张佳乐发现在他每一个晚归的夜里,房间里都会留下一盏台灯。幽幽的光芒让他看到了那个人沉静的睡颜,觉得自己很幸运。

张佳乐开始忏悔他最初的偏见,他的室友真的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润物细无声。

 

4.雷暴与蓝天

黑云压城城欲摧,独自坐在宿舍里的张新杰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很快便是电闪雷鸣,大雨瓢泼,犹豫了一下,直接省去了午饭。

结果张佳乐一身狼狈地回来了。随意脱去湿透的外衣,直接倒在床上。张新杰才发现他脸上的泪水混合着雨水不断涌出。很默契地不去询问为什么,帮他拿了毛巾和干净的衣服,确认他换好后,就任由他在床上挺尸。

张佳乐哭得惊天动地,比窗外的大雨更加激烈。张新杰想了想,又放了一盒抽纸到他床上。

过了一会,张佳乐消停了,拖着散不去的哭腔问,“诶,你吃了吗?我想叫外卖”。

张新杰说好,直接打开了饿了么。下午两三点的时间,依旧是大雨倾盆,不是暂停营业,就是订单过多不再接单。他告诉张佳乐还是他直接出去买吧。来不及劝阻,张新杰就撑着那晃悠悠的伞出去了。

 

张佳乐今天分手了,坚持还是败给了距离,结束了一段看上去是那么轰轰烈烈的感情,难过得无以复加。长歌当哭,只想任由自己放纵一把。现在张佳乐觉得这个宿舍真是太好了,至少还有一个关心他的人。

张新杰很快就回来了,直接打包了两份食堂地下餐厅的快餐。两个人坐在一起,默默地吃着。

“都会过去的。”收拾快餐盒的张新杰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场雨去的比想象中更快,傍晚张佳乐和张新杰一同到操场散步,天空蓝得一丝不挂。

看着张佳乐一路哼着歌蹦蹦跳跳,张新杰放心了。爱笑的人怎么会被轻易击倒。

 

5.此间的少年

又是一年十佳歌手。也是张佳乐第二次以个人身份参赛。初赛的现场张佳乐很意外地看到了张新杰。他的室友坐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要不是他气场太强,张佳乐估计都不会发现。

确实,初赛多是亲友团观战,一个个都起哄得起劲,也就他一直那么规规矩矩地坐着。张佳乐唱完后,张新杰便径直离去,整场下来什么也没表示,张佳乐刚想叫住他,就被艺院的兄弟们包围起来了。

 

第二天张佳乐问起,张新杰淡淡地表示了一下自己原本没有看过十佳,只是去围观一下,就当支持一下室友。张佳乐玩笑了一句连点表示都没有你这算哪门子支持,张新杰想了想说那等决赛去给你献花。

 

张佳乐就这么一路杀到了决赛。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已经拿了几次第二,张佳乐的实力自然不俗。决赛前一周,校会发票,张新杰看着那绕了一圈又一圈的队伍,抚了抚额,还是决定成为那队伍的尾巴。

 

“哟,张新杰你居然也会来排队?”这个嘲讽的声音一出,张新杰就知道是他直系学长叶修来了。

“哎哎哎,新杰你要看直接跟我说嘛,我有亲友票的。”一同来的是张佳乐。张新杰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这两人带走了。

学校就这么点大,叶修和张佳乐算得上是老对手了,几次决赛败给叶修,张佳乐是服也是不服。现在狭路相逢,叶修更是好好把他们调侃了一番。

“张佳乐啊我们宝贝学弟都给你带坏了,你看你还忍心让他来排队,不怕你的幸运E影响人家学术啊。”

“你妹的叶不修你没事别BB!”

“新杰你告诉我是不是帮哪个妹子排票啊,刚刚是在看paper还是背单词啊?”

“……”

你们这间宿舍啊,真是高冷与逗逼的完美结合。叶修进行了最后的总结陈词。

 

决赛的气氛特别好,校会这回真心是拉了不少赞助花了不少心思。偌大的体育馆,所有光亮聚焦在台上,每一个歌手都闪闪发光。场下是挥舞的荧光棒,张新杰置身其中微微感动。

张佳乐唱的是他的原创歌曲,天真又沧桑的句子勾起每个人的校园记忆,不论是初来还是将走,心中的柔软都被轻轻撩拨着。

一曲歌罢,张新杰果然像之前承诺的那般上前献花。一时间整个场馆都被”在一起“的呼喊给淹没。

 

最后张佳乐如愿以偿拿到了第一,主持人问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他唱起了最新的精神污染《小苹果》,他说这首歌要送给他的室友。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子们跳到台上一起跳起了苹果舞,场下的张新杰表示他还是匿了吧。

混乱之中张佳乐找不到张新杰在哪里了,不过还是继续卖力地唱着,他知道他听得到。

你是我的此间少年,消失在我转身之间。

 

6.生活在别处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感情总是不自觉地撞向死胡同。终于拿到USC的offer,当年说好一起造梦的人已经离他而去,终于可以放下过往,又却只能独自上路。刚刚发酵的情绪,恍惚之间又无处可依。憎恶分别,却无能为力。

打包好行李,再见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留下了各种会员卡,留下了四处旅行买的小玩意,留下了五花八门的书籍,还有孙哲平送他的那盆多肉也没舍得扔掉,一并堆在了张新杰的桌子上。

“你自己看吧,有用的留着,剩下丢掉就好。”

“你也真是舍得。”

张新杰挑挑拣拣,那盆多肉最后还是被他留下了。摆在桌上,偶尔会想起张佳乐看着它的模样,眼中有挥散不去的眷恋。他不知道张佳乐想的是谁,只是微微有些心疼。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张新杰也启程了去巴黎矿大继续双硕士的课程。有心无意的,那盆多肉也就留在桌角,然后被遗忘。

 

刚到LA张佳乐觉得一切都很新鲜,他所在的学院里东方面孔更是罕见。第一次做饭就变成了灾难,不过也算因祸得福,直接招呼了几个同学去吃烤肉,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其实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上课,剧本写作,永不停歇的party,简直忙得脚不着地,每天都足够闹腾。开始拍摄后简直分不清白天黑夜,电影的世界就是一群疯子在狂欢。大概最大的变化就是他学着张新杰开始了每天的锻炼,不得不说大汗淋漓的感觉很好。

张佳乐也会焦虑,做自己的project,亲自找演员面试,去公园申请拍摄许可就等不得,就已经给了诸多时间限制,最堪忧的是不配合的天气还需要造雪机。显然他并没有那么全能,想到要在一周内搞定拍摄他觉得自己怎么不去死好了。这个时候他多希望背后仍有一个人,给他留下一盏晚归的灯,只要有一张灯就够了。不过现实的压力不允许他自哀自怨下去,这种念头想想也就算了,困难总比办法多,何况他还有那群可爱的小伙伴们,能够陪伴他创造出一个个奇迹。

 

一天张佳乐扛着器材在校园里奔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面前一闪而过。他想他看到了孙哲平,或许只是个错觉,摇摇头,继续奔往目的地。下午在lab做剪辑的时候,一个八卦的华裔姑娘递给了他一张明信片。来自腐国的斯特拉特福镇,背面是莎士比亚的故居,正面只写了一行清瘦的字,“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谢。”再熟悉不过的字体,如某人一般规整冷清。张佳乐觉得心里有某个地方在加速坍塌。

 

明信片是张新杰寄的,认识他的都都没有想到这个克己的好学生会把这个学位读成了一场旅行。张新杰不过是个普通人,就算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冷静,他也会陷入自我怀疑中。按部就班地生活了太久,一个陌生的环境正好给了他一个难得的契机,抛弃一成不变的时间表,在行走中确认。

在巴黎看到了塞纳河,圣母院,还有锁着爱情的桥,不过他还想看到更多。做了详细的规划,每有假期便会上路。海德堡有他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师兄韩文清,跟着他走过这个遍布红顶小楼的城市,聊了很多专业上的问题,也提了自己对于创业的一些想法,打算从学生社团做起,往后成立一个环保NGO,去农村推广净水项目。韩文清认真地告诉他请一定做点什么,才不会留有遗憾。斯德哥尔摩是个浪漫的城市,空气中有肉桂的香气。下午两点天已漆黑,他想起了那个夜色中的王。他也来到西班牙,跟风看了一场国家德比,高价买来的黄牛票多少有些肉痛,但不虚此行也就够了,去了伯纳乌也去了诺坎普,买好的纪念品始终没有寄出。直到最后他来到腐国,才在那个小镇上找到了最合适的那句话,终于在明信片上填下了烂熟于心的地址。

 

他们都在各自的道路上流光溢彩。

 

7.他们的长夏

张佳乐毕业一年,又回到了熟悉的帝都,这次他以留学生的身份回来,进行一个纪录片的拍摄。张新杰也结束了在法国的课程,投入祖国雷声滚滚的夏季。

约好见面的那天很不巧,大雨来得毫无征兆。张佳乐也乐得窝在曾经的宿舍里。

大大咧咧地倒在张新杰的床上,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我花了一个世纪去习惯你不在我身边,结果你那该死的明信片搅得我不得安生。”

“大导演请收起你的文艺腔,一定记着不再给你寄啦。”

“诶诶我说你的心怎么那么脏,开句玩笑都不行。”

“就是在开玩笑呀~”

张佳乐觉得今天的张新杰萌萌哒。

这个下午他们就在宿舍里不停地聊着,直到彩虹换了大雨,夕阳笨拙跳跃,连张新杰都忘了他的时间。这一年他们都得到了超出预期的成长,他们已经都足够强大,不论时空如何变换,都可以活得很好,哪怕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大概是屋内的气氛太好,两个人不知不觉便亲吻在了一起,蜻蜓点水,小心翼翼,却也没有一个人舍得放开。不管是喜欢还是爱,都是难以说出口的沉重。太阳一寸寸落下,世界变了多少模样。

那是他们永不凋谢的长夏。 


评论(2)
热度(57)

© 四月的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