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蛮到帝都,从p大到t大,爱过很多人,爬过无数墙,土村坚守,全职坑中

【王江】盛夏光年

 @靴下猫腰子  @佛心蛊 偷偷艾特两位巨巨,请原谅我把你们的故事衍生出这种奇怪的东西,我喜欢你们么么哒~

—————————————————————————————————

初到轮回崖的江波涛有些寂寞,他不喜欢大师兄周泽楷总是沉默寡言,也不喜欢小师弟孙翔的咋咋呼呼,那个看起来明明很正常的杜明张口三句不离女神也让他无比心烦。

但他一直记得爷爷嘱咐他要与人为善,轮回剑派的弟子们都挺喜欢这个温柔好说话的同伴。他还是个活跃气氛的高手,三五成群的活动总会叫上他。师兄师弟也愿意找他各种吐槽,倒出各种苦水,他一直都那样静静地倾听,轻声细语地安慰。

可是江波涛并不喜欢,压抑着体内快要爆炸的负能量,摆出最柔和的笑容,让自己恰到好处地融合到每一个背景中。连自己练得剑法都叫无浪,波涛不兴。


不喜欢归不喜欢,江波涛总是很好地掩藏着自己的情绪,做一个好弟子,虽然剑法上并不如大师兄小师弟那般出色,师父依然对他很满意,很多事情交代过一遍就很放心,可是有个禁令却再三强调。

不要去后山,那里关着大魔头。


但今天江波涛决定在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时候叛逆一次。

后山的风景很好,树影重重,开遍姹紫嫣红。

他找了块石头靠着,闭上眼睛小憩。醒来已是月光如水,晚风拂面。褪去一身燥热,他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夜晚的星空似乎比往常闪耀,不时有星星升起坠落。大抵是睡迷糊了吧,江波涛揉揉眼睛,发现眼前出现了一间石室。


石室是个石牢,里边做着一个面生异相的青年。戴着一顶奇怪的帽子,正在对他微笑。

【好久没见人来过了呀。Ovo】

【你就是那个大魔头么?~.~】

【诶,怎么变成大魔头了呢,我可是微草的魔术师。O^o】

【切,那你怎么被关在这里了。~.~】

【我的扫帚丢了。Q^q】


江波涛觉得自己吐槽无力,学了半天的武学,怎么就穿越到一个魔法世界了。


【这不符合剧情发展,你没有武功秘籍要交给我吗?~.~】

【可是我只是个魔术师呀。O^o】

那个青年眨眨眼,似乎在思考什么。江波涛注意到他的大小眼更加严重了,噗嗤一声笑出来。

【魔术师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眼睛变得一样大呢?~.~】

【唉,其实我也不喜欢我的眼睛。Q^q】青年有些落寞地垂下头。

【呃,其实也挺好看的,真的。~v~】江波涛有些愧疚。


这个夜晚江波涛终于享受到乱喷垃圾话的快感,他把各种大事小事全说了一遍,肚子里所有恶毒的词汇全数搜刮,果然大家都喜欢有个垃圾桶。

王杰希也像之前的自己一样,特别有耐心地听着。

【对,他们好烦。O^o】

【哎,那就不要理他。O^o】

原来这种毫不讲理地支持对于谁都很受用。青年晃晃他那顶奇怪的帽子,掉出一个西瓜。砰地一声裂成几瓣,江波涛正好说得口渴了,拿起就吃,感到有点爽。


【夜深了,魔术师我要告辞了。我叫江波涛,前辈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是王杰希,涛涛晚安。Ovo】

【对啦,如果你看到扫帚,一定给我带过来呀~Ovo】

【好的。~.~】


扫帚什么的,江波涛并不是很在意,你以为你扫地僧啊。但他还是很勤快地往后山跑,在那里新世界的大门豁然洞开。

熔岩烧瓶,酸雨干冰,他发现魔法世界也很精彩。

他知道微草与轮回剑派并没有很大的差别,里面也有很多弟子在学习各种魔法。王杰希的专属魔法叫做王不留行,因为无迹可寻。听上去就很酷炫,霸气侧漏的。

谈起微草的时候王杰希的眼里总是有不一样的光彩,那双大小眼原来也可以那么迷人。

江波涛觉得自己有些嫉妒,要是王杰希能一直在这里就好了,这样他就是他一个人的魔术师了。可以给他变出大西瓜,还有他从来没有听过却异常美味的芝士蛋糕。


江波涛看到厨房里的那把扫帚时,夏天也快要过去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魔术师的扫帚,不过这个夏天吃了他那么多西瓜,总该有点回报。

江波涛带着扫帚去后山,星星闪现了异样的光芒。

【涛涛,我要回微草了。O.o】

【一定要走吗?~^~】江波涛有点伤心。

【因为,我是微草的魔术师呀。Quq】

【你还会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呀。—.—】王杰希闭上了眼睛,双眼终于一样大了。


未扣时原是惊天动地,既扣时也只是寂天寞地。

江波涛觉得阳明先生这句话特别适合这双眼睛。


那天晚上,江波涛坐上了王杰希的扫帚,在星空中遨游,在云层里穿梭。轮回崖在他的眼里越变越小,最后就像一粒灰尘一样,一不小心就看不到了。

王杰希摘一颗星星挂在帽子上。

【涛涛,你看这样漂亮不漂亮?Ovo】

【特别漂亮~v~】

那顶帽子最终戴在了江波涛脑袋上,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王杰希什么时候离开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帽子安放在他的床头,阳光有些刺眼,星星只剩下一点模糊的形状。

属于他们的夏天就这么结束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秋去冬来,春播夏长,大师兄和小师弟下山了,去参加十年一度的荣耀论剑。杜明也下山了,这个磨磨唧唧的兄弟终于鼓起勇气去追求他的女神。师傅说也要下山云游了,轮回崖上的弟子就靠他费心照顾了。江波涛说好。

外面的世界或许很美好,不过他已经是畅游过星空的人了。

只是,又想吃西瓜了呀。


江波涛学着王杰希的样子晃了晃那顶帽子,一个信封掉了下来。铺满神秘的符号,飘散着淡淡地青草香气。

你好呀,亲爱的魔术师。


评论(3)
热度(30)

© 四月的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