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蛮到帝都,从p大到t大,爱过很多人,爬过无数墙,土村坚守,全职坑中

【韩张】谁遇见谁 2

韩文清递过来一本厚厚的相册,张新杰有些惊讶。一页页翻过,竟是这七年来他和霸图这帮好友一起度过的点滴,从初入R大一直成长到现在的自己,一路走过的风景早已是人事皆非。好在还有眼前这个人,一直在这里。

在三教二楼的走廊上可以尽收眼底的球场,电子系三楼靠近西边楼梯的会议室,82号楼的111和413,西门外的烤串摊陪伴着一个个喧闹的夏夜,东门外的避风塘有永不散场的三国杀,还有悬挂在墙上的老旧电视机。

前几年多是一些集体合影,渐渐地多了一些自己的独照还有和韩文清的合影。相视的,并肩的,拥抱的。

泪凝于睫。

张新杰收了收情绪,小小开了句玩笑,“我都不知道我们拍过这么多照片。”

韩文清微微一怔,有些尴尬,“其实很多都是找那些小孩要的,你知道小戴沐橙那些妹子,嗯,都很热情的。”

【第一年】

第一次见面是在基础电路实验课上,张新杰还是一名刚入学的大一新生,穿着母亲特地为他买的霸图纪念衫,坐在教室第一排中间偏右的位置。那是早上第一节课,提前半小时到的他安静地翻着课本。随后助教也来了,穿着霸图当赛季的队服。抱着一打厚厚的教学大纲和签到表。他说:“我叫韩文清,是这门课的助教。”“师兄好。”那时候的张新杰还很年轻,声音微微颤抖,出卖了他的情绪。

“你也是霸图球迷吧。”

两个人熟悉起来就是这么简单,霸图二字就像接头暗号,亲疏冷热一试便知。

在韩文清的指引下,张新杰登陆R大BBS,以偶像石不转知名注册了一个id。在荣耀分区霸图版报到。

【yoooooo~小师弟好~壮哉我大信科!】

【石不转小师弟,快来加入我们球队吧,我靠门将刚刚毕业,你来得真是太及时了!】

……

张新杰看着自己的报到帖作为分区热点出现在了首页,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


第一次进入组织是那年九月底的一场荣耀联赛,霸图主场对阵死敌嘉世。先去西门鸡翅聚餐再到会议室看球,这个安排很美好。但是张新杰并不知道集合的天桥在哪里。有些犹豫地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五点半楼下见。”霸图的汉子就是这么干脆利索。

张新杰一下楼便看到了同样穿着霸图球衣的韩文清。

“师兄好。”

“走吧。诶,你不骑车?”

“我习惯步行。”

“噢,上车吧,这样快点。”

张新杰坐在韩文清自行车后座,一路西行,就看到李艺博远远地向他们招手。

一顿饭就是一群汉子们在插科打诨,从韩文清又收了多少钱包谈到荣耀联赛的战局,顺带向张新杰科普了哪些课是刷分的大水课,哪些老师特别push心又脏。可张新杰愣是把这顿饭吃得消无声息,几乎没有参与讨论。卧槽小师弟真是高冷,看他我都以为我在吃法餐。事后李艺博如是说。

韩文清也觉得奇怪,看张新杰吃得差不多,递过一张纸巾。

“怎么啦,你怎么都不说话呢?”

“食不言。”众人跪倒。

随后张新杰便缓缓到来他对霸图的分析,溯及过往队史,吐槽最新引援。针针见血,入木三分。

服就一个字,“艾马老韩你可找了块宝。”

饭后一行人来到了那间会议室,接电脑,开投影,轻车熟路。张新杰觉得自己学院真好,还能有这么块风水宝地。那日荣耀联赛霸图也是甚为争气,一场酣畅淋漓的3-0大得老对手毫无脾气。

赛后他张新杰然坐着韩文清回到宿舍,一路上霸图队歌嘹亮。韩文清的歌声铿锵有力,唱出了几分军歌的味道。张新杰的声音比较清冷,只是在一旁轻轻地和声,他一边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凝固,一边又期待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第一次一起看凌晨两点半的比赛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夜。张新杰本想着现在宿舍睡一觉再过去,不过好友肖时钦问了他有没有地方看球。肖时钦是雷霆球迷,雷霆的组织还远不如霸图,宿舍十一点就断电,这让他犯了愁。于是张新杰就把他带去了霸图的根据地。那天天气很冷,两个人都裹成了球。韩文清开门的时候有些惊讶,“你不是要先睡一觉么?”张新杰解释了来意,韩文清点点头,接过他俩的羽绒服挂到架子上,又看见张新杰轻轻打了个呵欠。

“小肖你自己找地方坐啊,李艺博你帮他连一下这的网。”韩文清吩咐了几句,又对张新杰说,“你跟我去实验室吧。”

张新杰有些疑惑,不过没有说什么。

“这边有个沙发,你先睡一觉,时间到了我叫你。”

张新杰再次回到实验室的时候比赛快要开始,看了眼首发名单便到韩文清身边坐下。“给,你看看你要喝什么。”韩文清递过来一个塑料袋,青岛啤酒,果粒橙,甚至还有一盒特仑苏。张新杰看着大家都一人拿了一瓶啤酒,他也拣起里头的青岛。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你能喝吧?”张新杰点点头。

随后外卖的烤串也到了,风里来雪里去的,这些烤串也有点变凉,吃起来滋味并不太好,就像那天那场球,双方都似丢了魂一般,踢得毫无章法,最终闷平,互交白卷。

回去的路上,肖时钦说,“唉,还不如就直接洗洗睡呢,我居然还对雷霆不死心。你们霸图今天也不在状态。不过,你师兄对你真心不错啊,牛奶和果粒橙都是特地另外给你买的。”

“嗯。”


第一次踢球已经是来年春天,秋季学期因为场地的原因R大荣耀杯始终没能开赛。张新杰提前半小时来得比赛场地,发现韩文清已经在那里练球。

“师兄来得真早。”

“保研的大四狗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一起热身呗。”

“好。”张新杰换上门将服,带上手套还有运动眼镜,在场地边上做着拉伸。

过了几分钟,韩文清问他,“好了么,装备还很专业嘛。”

“不打无准备之仗。”

“好样的。”

比赛开赛不就就出了意外,一次冲撞中韩文清伤了脚。张新杰和其他队友围在他身边,季冷赶紧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几根冰棍来冷敷。张新杰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多少也有懊悔,自己还是准备不足啊。

R大荣耀杯是五人制小场比赛,在水泥硬地上举行,条件自然比不上草地,一轮比赛踢下来每队或多或少都有些损伤。张新杰觉得这样不大好,送韩文清回去的路上,他认真说道,“师兄,以后比赛我来做队医吧。”“啊哈,这些小伤不要紧的,歇一天就好了,踢球这些碰撞挺正常的。”

后来张新杰还是加了校红会。红会里面妹子多,难得来像张新杰这样一个斯斯文文的汉子,操作还特别细致,每一次讲座都做好笔记。苏沐橙跟楚云秀在旁边啧啧啧了半天,“我们这些医学生还不如人家一个搞电路的。”“男友力max啊,遇到张新杰这样的男人你就嫁了吧。”这些话全数飘进了张新杰耳中。少见多怪,你们这是没见过韩文清,他觉得自己给了个很中肯的评价。

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张新杰从霸图的门神,变成了霸图的门神+队医,后来每场比赛前他还会给球队买好运动饮料。“哟,小师弟变奶妈啦。”叶修叼着一根烟路过。


第一次欢呼“我们是冠军”是在大一下学期的五月底。那天白天是荣耀杯决赛,晚上是欧冠决赛。张新杰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

白天的决赛赢得特别轻松。对手还是嘉世,荣耀杯前三届的冠军得主。听说第一届和第三届的决赛都是霸图对阵嘉世,韩文清对位叶修,足球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纵是两人的巅峰对决胜负的决定也各有原因,现在第三次遭遇,死敌相见自然分为眼红。可嘉世却给霸图送了份大礼,叶修累计黄牌停赛,嘉世直接没了主心骨。而霸图一方,又有了张新杰的精妙指挥,比起从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是冠军。

赛后有个简单地颁奖仪式,韩文清代表霸图举起了荣耀杯。

张新杰知道对于这场胜利,韩文清并没有很高兴,他还是想要和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人堂堂正正比一次,不论输赢,一如既往,“叶修,来年再战!”

那天晚上的欧冠决赛无论真粉伪粉都想来凑个热闹,电子系那间算不上大的会议室肯定是塞不住这堆人了。韩文清和李艺博一合计,在避风塘包了场。

三国杀,升级,麻将,实况,烤串,饺子,馄饨,挂面,西红柿,黄瓜,香蕉,啤酒,可乐。。。张新杰第一次看到如此嘈杂的场面,抚了抚额。“走,我们去楼上的包间。”韩文清拉着他走上二楼,季冷的电脑连接着最大的那台电视,正在播着霸图的赛季集锦。

两次落后,两次扳平,高唱队歌目睹了大漠孤烟酣畅淋漓的致胜一球,一时间避风塘几乎沸反盈天,击掌,拥抱,每一个人都在欢呼。纵使是张新杰也忘情地举起霸图的围巾,肆无忌惮地呐喊。

电视里霸图队员的庆祝只会更加热烈,大漠孤烟与石不转更是忘情拥吻。那个时候不论是R大里的他们还是荣耀联赛里的他们都还很年轻,以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就能获得胜利。

离开避风塘的时候天已透亮,已有不少大叔大妈推着餐车出动,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回学校。张新杰和韩文清走在队伍的最后,韩文清紧紧抱紧了他,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两个人都没有出声,就这样默默站着,前方队伍渐行渐远,兴奋之中没有人注意他们。张新杰感到自己的肩膀微湿,他想他懂的。

……

生活总是在喧嚣过后归于平淡。那个夏天过后,季冷和李艺博都毕业离开了R大,也不断有着年轻的面孔出现。

这一年留下来的照片其实不多,张新杰却觉得自己的记忆却是最清晰。尤其是那个压上彼此全部重量的拥抱,和微湿的肩膀。

有些话他们直至分别都没有说出口。

谁也无需刻意记得,谁也不会忘记。


文艺诗人张佳乐曾经说过,有些感情会活在时光节节败退之后。


评论
热度(7)

© 四月的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