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蛮到帝都,从p大到t大,爱过很多人,爬过无数墙,土村坚守,全职坑中

【霸图/韩张/校园足球paro】谁遇见谁 1

校园足球,微韩张,私设,OOC,只是为了满足一点私心罢了

————————————————————————————————

宋奇英来到球场的时候看到韩文清已经在那里练习了。下午三点,阳光很不友好,球场上空荡荡的,他站在场边默默看了一会,韩文清的头发滴着汗,带球,射门,一如既往,无可阻挡。他注意到那粒球是7年前欧冠决赛用球,那一年他还在初中,霸图夺得欧冠,而R大这只霸图球迷队,也获得了建立以来唯一一次冠军。

事实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韩文清踢球了,这学期的荣耀杯他来得并不多,化院本就是疯人院,大三进组,一边对付课程一边给boss搬砖,球场上的事情便是难以兼顾了,霸图的战绩看着还是不错,赢得也不轻松。季后赛这轮对阵兴欣,张新杰特地发了个短信让他有空还是来吧。

“韩队。”宋奇英打了声招呼,韩文清示意他过来,两人练起了传球。

“新杰师兄今天回来么?”离开赛只有半小时,按照惯例这里不该只有韩文清一个人。

“他去办签证还没回来。说是会尽量赶回来。”

韩文清并不是一个热络的人,一张脸过于威严,难免让人心生敬畏。现在又成了武装部的老师,要不是宋奇英已经在霸图版里跟着他们看球踢球混了快三年,大概会落荒而逃吧。这届大一新生算是最有体会,师兄们口中互帮互助发挥同学爱的军理考试在韩文清的监考下简直变成了修罗场,谁还敢作弊呢,光是检查个学生证就有不少熊孩子颤颤巍巍递上了钱包。

他们都不知道,韩队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就像新杰师兄一样。宋奇英默默想着,皮球直接砸上了他的脑门。

“小宋怎么分心了。得了先歇着吧,那边有水自己拿。”韩文清径直走过去,拎起一瓶矿泉水猛灌一口。买水什么的,原来这些后勤工作都是张新杰做的,他甚至每场比赛都会带一个药箱,去校红会学了各种急救知识。赛前排阵型、布置战术,韩队到了场上只需向前猛攻,球门有他把守就够了。已经七年了啊,转眼就要毕业,飞跃重洋,毕竟是九个专利和十几篇SCI在手的Dr.张。


“加油,拿下今年的荣耀杯,算是给你新杰师兄一个毕业礼。”韩文清走过去,拍了拍宋奇英的肩膀。“对,加油!干死那个叶不修!”哈,张佳乐也来了,标志性的小辫一甩一甩的,透着让人忘记他的年龄的活泼。

林敬言、秦牧云、白言飞、安文逸也陆续到了,宋奇英发现自己和安文逸这两个大三生居然已经是最年轻的了。也难怪,荣耀联赛的霸图毕竟已经7年没有尝到任何冠军的滋味了,新球迷也更愿意关注轮回这种新贵,兴欣有着老嘉世的底子强势归来后更是吸粉无数,倒是霸图一帮老将苦苦支撑,R大这个园子里,也就他们这些看球早的老球迷还能坚持,好在今年长河落日的崛起很好地串联了中场,百花缭乱被解放,后发有石不转坐镇,前场大漠孤烟一往无前,让人忍不住去相信那只战无不胜的霸图回来了。每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些不会轻易放弃的东西,大抵就是如此。在一旁颠球的张佳乐,是个不择不扣的百花缭乱粉,当年百花缭乱转会霸图的时候,BBS百花粉各种不能理解绝不原谅,只有他毅然与百花球迷会决裂,一心一意支持起了霸图,“你们不懂他”,那时候张佳乐面对各种辱骂与嘲讽,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比赛要开始了,新杰堵在路上一时回不来,小安,你去守门,小宋替补。”韩文清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已经很熟悉的几个人,其实不需要多交代什么。

“哟今天新杰不在啊,就你们这渣防守,还不得给哥射成筛子。”霸图几个对于自己的弱点再清楚不过,叶修这些嘲讽对于他们毫无意义,不知道弱队出门将么,还敢看不起我们小安?

开场霸图很快就占据了场面上的优势,兴欣虽然现在队里人多,到底是新组建的队伍,配合上稍显生疏,韩文清很快就制造了几个有威胁的射门。可霸图这得势不得分看着也让人颇为揪心,毒辣的太阳毫无收敛的意思,一干大龄教工、老博士的,体力上还是不如。节奏渐渐慢了下来,霸图禁区内一片混战,方锐抓住白言飞防守上的一个空档,后脚跟轻轻一蹭,安文逸虽然下意识作出扑救,依然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皮球滚入大门。

又是这种己方优势转化为对方进球,张佳乐只想骂娘。方锐嚣张地滑向角旗杆,回头对林敬言灿烂一笑,“嘿,老林,这可是我进的球!”韩文清怒吼一声,“你们都什么跑位,张新杰不在就不知道该干嘛了啊!现在不就一个球,再来!”

结果就是霸图的进攻一波比一波更凶狠,每一个人都不顾一切地向前压进倾巢而出,兴欣门前风声鹤唳,却在叶修方锐魏琛三人的联防下无法轻松起脚,门柱君更是鼎力支持让他们一次次无功而返。“论资历你们比我还嫩了点哈哈哈,哥当年当球霸的时候你们还不知在哪踢野球呢。”魏琛曾离开学校工作了两年,现在又进站做了博后,兴欣这三人组到哪都令人无比头痛,经济学院每有seminar就等着他们三博士来嘲,球场上的垃圾话堪比三个黄少天。

“小子们,现在看哥的了。”在中场休息前几分钟,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包荣兴来了一个天外飞仙般的妙传,叶修前场得球,晃过张佳乐后面对没来得及封堵的秦牧云直接起脚射门,打门柱入网。兴欣领先优势扩大到2:0。

很快半场结束,霸图队员们一言不发地走到场下。“上半场大家辛苦了。”连宋奇英都没有注意到张新杰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场外。看到那张云淡风轻的脸,韩文清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看他张新杰了进来,安文逸立马站起来,无比自责,“我没有给霸图守好大门。”“你做的已经很好了,防守意识很好,几次判断都很准确,第一个进球我没有看到,第二个进球换成我也是无能为力。”张新杰开始分析起来,“大家很拼但不要忘了回防,兴欣防守反击做得很不错。下半场小宋替换白言飞,注意中场调度。小安,换我来守门可以么?”“啊,本来就该是师兄守门。”安文逸用力点了点头。张新杰摇摇头,“以后就靠你了呀。”

韩文清从包里拿出运动眼镜和手套,等着张新杰换好队服,便递了过去。张新杰一丝不苟地扣上手套,韩文清替他带上运动眼镜,书卷气褪去了大半,不过也是个在赛场上燃烧的热血青年。

下半场开场,有了张新杰的指挥霸图的阵型稳定下来,换人也起到了效果,宋奇英犹如长河落日一般出任中场调度,张佳乐不愧为盘带大师,一个马赛回旋甩掉方锐的纠缠,在韩文清的配合下打了个二过一,抢在对方门将罗辑出手之前,一个漂亮的蝎子摆尾扳回一球。

霸图将士们受到鼓舞,进攻愈发流畅,林敬言和秦牧云担纲左右两路,兴欣的防守反击并没有再寻找到好的机会。可惜这场比赛运气大概不在霸图这边,张佳乐和韩文清一次次错失良机。一如既往,奔跑到最后一刻。

终场前张新杰一个大脚开出门球,韩文清中圈接球直接一个凌空抽射。

可惜奇迹没有发生,皮球哐当一声砸在门柱上,弹回落地,一跳一跳的,终是没了脾气。

终场哨随即响起。


离场后,霸图队员们例行拍了张合影,几乎都是一脸木然,只有张新杰脸上隐约浮现一抹释然的微笑。韩文清还是顶着他的钱包脸,“有什么好垂头丧气的,明年再来!”他伸出一只手,就像每一次赛前一样,张新杰搭上,张佳乐、林敬言,一个接着一个,所有霸图拥趸都把双手搭在了一起,汗湿的手心透出坚定的温度。

“一如既往!”


“七年了,还是没有办法和你再夺一冠。”韩文清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更加用力地拥紧张新杰。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球员是大漠孤烟,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成为石不转,有我在,他就可以一往无前了。”


评论
热度(6)

© 四月的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