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蛮到帝都,从p大到t大,爱过很多人,爬过无数墙,土村坚守,全职坑中

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

写到最后其实是友情向的啊,一点cp感都没有。

本应该有前面的故事,到现在都是不成篇的只言片语,那就先借着回忆吧。


1.

读研后安文逸感到自己与张新杰间的联络确实是渐渐淡了。两个学校看起来是很近,但毕竟也有了各自新的圈子。就连罗辑也渐渐没有那个精力天天骑着车到隔壁的园子来找他。总是腻在一起的两个人,居然有了点异地的感觉。

换了这样一个水水的专业,安文逸真心是愈发地懒起来了。本身就不是一个热络的人,现在更是满足于宅在宿舍自娱自乐。百无聊赖地刷着朋友圈,看着张新杰偶尔的更新,久久和他聊上几句。张新杰回微信的速度并不快,毕竟他那样的人不会为了别人的一时兴起开始的聊天而打乱自己的节奏。张新杰也感慨道真是好久没见了,然后告诉安文逸,要是有空的话,周四晚可以去原来的宿舍楼找他,现在他给小朋友们做辅导员,那是他的值班时间。安文逸想都没想就答了一句好。行,你7点过来,我给你开门。张新杰留下这句话,又沉寂了。

周四晚安文逸先回到母校和罗辑一块吃饭。同样的饭菜,熟悉的位置,甚至还是那样嘈杂喧闹的环境,安文逸有些小小的感动,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还在本科的时候,一切都没有变化。上完课或者下完自习,就走来他最喜欢的这间食堂,点一份盖饭,把讨厌的青椒都挑出来,扔到罗辑碗里。也像从前一样,吃完饭后罗辑陪着安文逸散步走到宿舍楼下。

手中那张已经印上毕业留念的校园卡是打不开门禁了,安文逸看看手机,正好六点五十。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张新杰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许久张新杰才接起来,声音里还有细微的喘息。

/抱歉,我还在操场。稍等一下,我还有两圈。/

安文逸说了句ok就把电话挂了。等待中又和罗辑聊起来,说来说去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闲话,可彼此都乐此不疲。

2.

旁边车棚的阴影处,一对小情侣亲吻着,安文逸想起以前他回宿舍的时候,也常常看到张新杰和韩文清站在大致相同的位置,悄声说些什么,韩文清约莫比张新杰高了快一个头吧,微微附身帮张新杰调整眼镜的位置,整个侧脸都柔和起来了,自己有时候会很开心地朝他们大声招呼,有种恶作剧的意思,张新杰也不恼,微微笑着回应一声,甚至递过去几个刚买的果子。明明他们每天都这么老夫老妻地闪瞎众人狗眼,安文逸实在想不通为何最后会是韩文清独自出国。

他又回想某一个下午,抱着个西瓜打算找张新杰分食,看到宿舍门并没有锁上,便兀自推了进去,竟让他看到张新杰独自在宿舍里抱着膝盖默声哭泣,那一刻他彻底慌乱了。

/嗯,分手了。/红肿着眼睛,还艰难地笑了笑。安文逸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知道叫他吃西瓜,吃些好吃的心情就好了,当年张新杰是这么跟他说的。

后来安文逸自己分析了一下,在别人眼里,他们都是十分严肃认真的,也就十分合拍,而自己与他俩做了那么久的朋友,可能是因为自己年龄偏小吧,感受到最多的还是他们的照顾。到底还是性格太强的两个人,当所有的冷静自持都留在外人面前时,那时磨不去的棱角和骄傲只能刺向最亲密的彼此。后来遇上叶修大神,他叹了一口气,这两人都一个毛病,对别人太好,对自己太虐。

从那以后安文逸总是小心翼翼,避免提起韩文清的名字,当事人反倒不以为意,前男友三个字说得一个顺口。尤其是毕业季那些日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刚刚谈上呢。可等那个夏天过去,依然就这么各奔东西了。一个在美国大农村做着实验,一个仍在园子里与三高数理抗争,隔着12个小时,疲惫都写在脸上。

安文逸和罗辑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特别难过,罗辑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神的世界我们不懂,或许这样的感情是最牢不可破的。别伤感了,你家张大神来了。

3. 

张新杰迎面走来,穿着运动服整个人透着与本身不符稚嫩。头发微湿,面色也是问问泛红,安文逸下意识看了下手机,嗯,马上就到七点了。罗辑对张新杰打了个招呼便走了。随后安文逸和张新杰一块进了宿舍楼。讲起了各自的生活,安文逸想彼此的差距真的是越来越远了。明明一两年前大家还在一起在stata的code里挣扎着,在博弈论那些鬼画符般的曲线里纠结着,这会他却又学起了经济学原理,在政治学的读书笔记里灌着心灵鸡汤,人家却天天MATLAB,写作业要用latex,连个习题课全都是常微分方程随机过程。安文逸想起当年差点吊死在高树上就不寒而栗,妈蛋现在哥连积分都不会了。

/现在我只求能够顺利毕业了。真羡慕那些数理出身的疯子。/

安文逸没想到居然在张新杰嘴里听到了这样的话,得,自己那个水水的专业也挺好的,特别适合自己这种学渣。

/你知道么,我现在的生活真是特别规律。早上起来学习,上习题课,下午上正课,晚上去操场跑十圈,再回去学习。

什么都不考虑了,先保证不挂科好了。

每天都是十一点睡吧,真的好累,倒头就睡。

早上我倒是醒得很早,基本都在六点左右,我就在床上刷手机,什么人人啊,微博啊,朋友圈啊,跟皇帝早朝一样。刷着就清醒了,清醒了就学习去呗。/

张新杰说了很多,安文逸就坐在边上默默听着。真的是很羡慕他的生活啊,可惜自己是永远无法如此自律。

张新杰突然轻笑起来,大概也觉得这种苦行僧一样的日子太过无趣了吧。话锋一转提起了学校附近新开的一家咖啡店,听说那里的松饼很美味,酸奶也很不错。那就期中之后去吧,安文逸看到张新杰的下巴似乎更尖了,微微有些心疼。哎,该吃还是得吃嘛,就剩这么点娱乐了。

/你最近跟罗辑又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不?/张新杰笑眯眯。

我们学校边上新开了家烤肉店,这个月六折呢,哦,车站边上那家素食也不错,下回叫叶神一块~你知道不,我们常去的那家螺蛳粉可以叫外卖的!…

正画着美食地图呢,王杰希和杜明也过来了。门外高英杰乔一帆几个学弟还恭恭敬敬地喊了生王老师。当初谁也没想到王杰希居然走了学工的路子,一个辅导员做得风生水起,听说他训话时大小眼一睁,什么柏拉图阿奎那马基雅维利斯宾诺莎,俨然就是卡里斯马·王,台下粉红泡泡冒得起劲。杜明还是那个纯情男,追女神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接下来的时间张新杰和安文逸老老实实做起了听众,原来这个园子里的故事远比他们知道的要热闹。张佳乐和孙哲平经历了无数次分分合合,林敬言和方锐弄了个流氓组合去参加十佳歌手,据说还写了原创歌曲敬请期待,放弃谷歌offer周泽楷回到上海创业,孙翔居然也就这么放弃直研放弃出国等着毕业就去帮忙。杜明顺道哀叹了自己为什么还是这么low,做不了学霸也追不到妹子,两眼望去前途茫茫。安文逸表示自己除了不需要妹子毫无差别。王老师直摇头你们这是不对的要相信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一顿瞎侃之后九点很快就到来,张新杰的闹钟响起,大家默契地说声走了走了来日再聊。

4.

/其实我很庆幸自己的时间表里有今晚的两小时。/

对上张新杰真诚的双眼安文逸难过得无以复加。他自己一个人也是很寂寞的吧。自己当初跑得还真是干脆。

以后周四晚就是我们的固定聚会了吧,四个男生齐齐称赞。

5.

走了后安文逸又对张新杰说我去你新宿舍看看呗,张新杰说行啊。爬上六楼,偶遇本科同学若干,本来也没那么熟,打声招呼便罢。

 

哟,你们长得真像,张新杰你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么?

安文逸刚随张新杰走进宿舍,就听到这么一句调侃。喝,是呢,一样的发型,无框眼镜,黑色的外套,同样有些纤细的身材,安文逸暗自开心着,原来有这么多人觉得他们相像。就像他渐渐感受到的,无论在什么境地下,彼此都更愿意独自承受着自身的一切情绪,一厢情愿地以为对方更需要自己的照顾。

安文逸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张新杰的本科宿舍,连床位都没变啊。桌子一层不染,那些他已经全然看不懂的专业课本按照颜色大小整整齐齐地码好。一盆多肉,一玻璃瓶叠好的纸玫瑰,一盒彩铅和一本速写本。最醒目处是一瓶普通的ck香水,红黑相间的瓶身,安文逸记得那是某年韩文清送给张新杰的生日礼物。

张新杰看到他的目光停留,淡淡提起几天前的电话。分手了还是朋友,前男友现在在美国很好,实验室一个月给开的工资抵他一年的奖学金。

安文逸说卧槽那是土豪啊求包养去。

呵呵我说了呀,他说好。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呃,那你三年后是不是就该投奔美利坚了呀?

谁知道会怎样呢?你知道这不仅是不够勇敢。

张新杰望了望阳台,秋天大概是帝都最好的时节了吧,天空很干净。

知之而有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

6. 

后来他们都食言了,说好的每周四的聚会,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琐事给耽搁了,也就心照不宣的取消了,也就在某些特殊的日子,彼此还能够想起的时候,呼朋引伴小聚一番。

身边很多人都用起了秘密,撕逼大会还真是热闹。张新杰发了条状态,还好这世界上有那么多声色犬马与我无关。安文逸点了个赞。是啊,就做一个温暖的人,关注着对方,互相温暖。

7.

五一假期第一天。如同往常一样吃了顿饭,王杰希和杜明也来了。安文逸和张新杰的话题里面经放弃了所有关于情与爱的讨论,张新杰不提韩文清,杜明也放弃了继续追求女神。就聊聊师弟师妹们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再反思一下他们过去的岁月是多么low,这次连卡里斯马·王也默默表示了赞同。一顿饭后刷三高的继续刷三高,教育熊孩子的继续教育熊孩子,蛋逼的继续蛋逼。

 

两天后的朋友圈。

张新杰:和小宋冒着妖风去家乐福排了很长很长的队买了很少很少的东西,却觉得安心。翻山越岭,看见另一边的炊烟袅袅。

安文逸:Exactly the same.

 

"往后生命里的全部努力,都是为了等有一天你们牛逼到天上去了的时候,还屑于带我一道玩。"


评论(5)
热度(17)

© 四月的恒月 | Powered by LOFTER